死了多好,反正只是个小透明

+

S&M

+

【Dover组】伦敦晴日(无差)

❈这里凤柒,第一次写Dover组同人,可能会有些ooc见谅,实在没有太强的攻受感,站tag抱歉

❈本文结局不定,理论上的HE

❈亚瑟第一人称,第一次用第一人称,不好见谅

【本性与理性就像一个永远都不会平衡的天平,我们只能来回的奔波来去求那暂时的平衡,可最后你会发现,无论如何都不会找回原来的自己。】


我叫亚瑟·柯克兰,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人。

哦得了吧,不要再自欺欺人了,如果真的是那样,我现在应该坐在办公室里,一边品着红茶一边批改着文件。还可以顺便在周末到教堂里赞美下伟大的圣母玛利亚什么的。

而不是坐在精神病医院的病床上,像个傻子似的被人监视着。

我把...

+

【冷战组】争吵(无差)

只是想到了一个小段子

露西亚:死蠢你能别自作主张了吗?你看人路德维希脸都黑了。

阿尔弗雷德:北极熊你说谁?本hero听不见。

露西亚:我说……

阿尔弗雷德: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……

露西亚:KORUKORUKORUKORU……^L^

亚瑟: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点,明明一个说着俄语,一个说着标准的美式英语真不知道是怎么吵起来的……(真相了啊)


以上,就是这样

我先潜了,遁走……

+

自由

我是一只困在金笼里的夜莺

不知从哪里来

因为我已被困很久

每晚都会在夜空下歌唱

即使我看见隐藏在夜色下的黑猫

我知道它一定也盯着我

来吃了我吧

我这样唱到

露出你那凶恶阴森的美丽的牙齿

我看见了流动在暖黄背后的暗流

来吃了我吧

我这样唱到

用你尖锐的牙齿撕咬着我的身体

那罪恶的鲜血将缓缓从嘴角流下

来吃了我吧

我将重获自由


然后就被吃了


+

【病娇兄妹】今天的东欧依旧是风和日丽呢~

这里APH萌新一个,写文可能会ooc,因为想到了这个脑洞才写的,撞梗不怕


“呐,托里斯,来帮我看看这身军服合适不合适,已经好久不穿了呢。”身后传来只属于那个俄/罗/斯人独特的软糯的嗓音。

立/陶/宛颤抖着转身,正好看见伊万穿着一身十分眼熟的军服,熟悉的军帽以及军靴,还有那一成不变的围巾,据说是他姐姐送他的。

苏/联时期的军服。

“托里斯先生,我们……咦?伊……伊万先生也在呀?”

“是的呢,我想让托里斯帮我看看这身军服合不合适呢,”

伊万微笑着说。

但却怎么也无法让人笑起来。

“哥哥?”

看来有人忘记了一直站在门外的人呢。

“啊,是白/俄/罗/斯啊,你这时候不应该是……娜...

+

© 凤柒 | Powered by LOFTER